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正文
乡土中国之“田野调查”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3-11】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乡土中国之“田野调查”(节选自戴子文文章)

  

城市文化进程的急速推进,往往是以牺牲乡土文化为代价的。成长于这种背景下的新世代年轻人,不可避免地会与乡村产生距离。

古人对美丽乡村的憧憬,莫过于《桃花源记》中的描绘:“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从莫言的《红高粱》、孙犁的《荷花淀》到陈忠实的《白鹿原》,这些文学作品里对农村的描绘侧面赋予了作者的个人情感;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的代表作《乡土中国》,则写到了一个专有名词——田野调查。

田野调查被公认为是人类学学科的基本方法论,也是最早的人类学方法论,往往用于民族志的编写。这种调研方法光有渊博的背景知识不够,要真正了解当地的文化,还需学者深入一线,长期观察对象的日常及非日常活动,甚至和当地人建立起亲密的关系。学者要尽可能地摒除自身固有的观念、保持一颗冷静客观的头脑,才能保证落实在笔端的文字是行之有效的信息,记录下来的资料是真实可靠的。

与我们一海之隔的日本,有这样一位学者,历时73年,徒步16万公里,走访那些人迹罕至的村庄,与那里的老人秉烛夜谈,记录下大量翔实的资料,写就一部正在消亡的村落实录。这位学者,正是日本民俗学家宫本常一;这部著作,便是《田野调查:被遗忘的村落》。

这本书没有学术专著的艰涩沉重,反倒透露着鲜活愉快、昂扬深远的气息。宫本常一没有多余的评价,只是忠实本真地记录下旅途中的所见所闻,写下这部绵密瑰丽的旧日生活故事,字里行间,日本乡村的淳朴画卷跃然纸上。那些被湮灭的人和事,那些迤逦动人的历史,在昏暗的油灯下,通过老人颠倒不清的呢喃低语,竟然显现出一种别样的魔幻色彩。

书中最令人难忘的部分,是“寄合”。所谓寄合,是乡村的聚众集会。小小村落作为共同生活的空间过于狭窄,每日每夜的农耕劳动又沉闷单调。就好像是对生活的一种补救,这种集会的形式及其随意,村民在寄合上的发言都互相予以细致的关照,与其说是对抒发怨气、化解纠纷的表决,不如说像是知识的交换。(这像极了我父辈们五十年代的生产队生活,快乐的团体劳动和茶余饭后丰富的集体娱乐活动,贫乏的物质条件下富足的精神食粮,是属于那个年代特有的辉煌记忆!)

在寄合的过程中,大家踊跃发言,集会开得热火朝天。如果肚子饿了,村民往往不回家吃饭,而是由家里人送盒饭来,吃完继续讨论。如果晚上还议而未决,有的人就席地而眠,醒来后继续讨论。有时候彻夜长谈,直到达成一致意见。但不论多么困难的事情,有3天时间一般都能解决。虽然耗时但不能马虎,一定要做到所有人都同意,所以一旦决定下来,大家都必须不折不扣地遵照执行。(这就像我国农村最基本的结构:农村生产队。那个年代的农村生产队在全民生产劳动和建设中发挥了极大的动力和组织作用,是历史的一个里程碑。)

“从基层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如是写道。乡村里蕴含着中国文化构建中最为基础、最为重要的基因与来源,而乡土文化则是构成我们每一个人的最基本元素,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命脉所在。